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热点汇总 > 正文

吃零食花掉半个亿(只吃零食不吃饭)

日期:2021年12月29日 17:01:29浏览:27分类:热点汇总

喜剧《西虹市首富》最近挺火,电影里一个月花光十个亿的设定也是让很多人跃跃欲试。对于剧中主角来说,拼命地花,却一不小心都赚了回来,于是越花越多,差点没完成任务。

估计每个看完电影的人都会思考,要是给我十个亿让我一个月花光,能不能做到?而且还不能在一个月后留下任何有价值的实物,也就是不能通过买房挥霍,听起来还有点困难。

学过历史的大多都听过西晋的炫富达人石崇,他的那些让人瞠目结舌的炫富手段,也算得上一个花钱的高手,说不好他真能做到。

吃零食花掉半个亿(只吃零食不吃饭)-第1张图片

《西虹市首富》剧照

石崇(249-300),字季伦,小名齐奴,渤海南皮(今河北省南皮)人。幼年聪明,男而有谋。其父石苞经商致富,分财给儿子们,就偏不给石崇。说:“此子虽小,他日会赚得更多。”

石崇成年后,想办法挤进官场,曾与潘岳等依附贾后,得任修武令、散骑常侍、荆州刺史等职,并且立过战功,封安阳侯。只可惜,西晋那会儿,盛行的是门阀制度,非世族人家难以在官场立足,最终成为派系斗争的牺牲品。石崇就是“以疾自解”,即被当作“因病”而排挤出去。

可石崇却并没有因为官场的失利而落寞,反而利用他做官那几年积累的财富慢慢起家。

在史书中有这样的记载“在荆州,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这样短短的一句话就可以表明,石崇是靠着官家的方便抢劫一些远方路过的商人和旅客,因为当时的石崇是南蛮校尉后又追加为鹰扬将军。可想而知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是多么轻而易举地就可以使别人把财物交出来。这也就为后来石崇建设金谷园奠定了很好的物质基础,这种亦官亦盗的行为使他可以瞒天过海,在常年的积累中当然会成为富豪。

还有人说,石崇在担任任城太守或者是讨伐吴国的过程中,大肆抢夺财物。

由于没有翔实的史料,所以无法确定石崇的财富究竟来自哪里。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拥有数不尽的钱财。

当时晋朝国都洛阳有三个非常有名的富翁。他们分别是:晋武帝的舅舅、后将军王恺,掌管禁卫军的中护军羊琇,散骑常侍石崇。

王恺和羊琇都是晋武帝的亲戚,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势,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积累起巨大的财富。尽管他们非常富有,但与石崇相比他们还有些逊色。

石崇生活极其奢侈,具体奢侈到什么程度,从下面的小故事即可看出。据《世说新语》记载石崇家的茅厕建造得都是精美绝伦,而且客人在入完厕以后就要侍女为之换新的衣服。还有很稀有的香水和香膏供客人来洗手,所以导致很多客人不愿意去入厕。

刘寮是一个很节俭的官员,某天去拜访石崇,上厕所时惊讶地感叹道:“我是不是进到石崇的内室了?”厕所里有蚊帐、垫子、褥子等极为讲究的陈设,还有婢女捧着香袋等待侍候,他急忙退出来对石崇说我是真的享受不了这样的待遇,我还是去别的地方的茅厕吧。

吃零食花掉半个亿(只吃零食不吃饭)-第2张图片

石崇与小妾绿珠在金谷园

石崇的生活过得非常奢侈。他的宅院修建得富丽堂皇,后房里有数百名貌美如花的姬妄,她们都穿着精美的衣服,上面装饰着很多珍珠和宝石。他吃的是从全国各地高价购买来的珍禽异兽,听的是天下间最美妙的音乐。为了炫耀财富,他还派人前往全国各地寻找奇花异草,之后花高价买回来,摆放在宅院旁边的金谷园里。后来,他又花费巨资在园里修建了一座美轮美奂的绿珠楼,供他花费五斗珍珠买来的歌伎绿珠居住。

《耕桑偶记》记载,外国进贡火浣布,晋武帝制成衣衫,穿着去了石崇那里。石崇故意穿着平常的衣服,却让从奴五十人都穿火浣衫迎接武帝。石崇的姬妾美艳者千余人,他选择数十人,妆饰打扮完全一样,乍一看,甚至分辨不出来。

石崇刻玉龙佩,又制作金风凰钗, 昼夜声色相接,称为“恒舞”。每次欲有所召幸,不呼姓名,只听佩声看钗色。佩声轻的居前,钗色艳的在后,次第而进。

石崇又洒沉香屑于象牙床,让所宠爱的姬妾腾在上面,没有留下脚印的赐珍珠一百粒;若留下了脚印,就让她们节制饮食,以使体质轻弱。

这个时候,晋武帝的舅舅、后将军王恺就受不了了,因为他觉得在西晋不允许有人可以比他还富有。

的确,说起这败家花钱,王恺绝对算“好手”。此人本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德行,但因其属于皇亲国戚,且在皇后贾南风诛除杨骏一事中搭了把手,于是获封为山都县公,食邑一千八百户。这就是说,在他统治的范围内,有一千八百户农民给他交租,锦衣玉食自然不在话下。

王恺为了展示自己有钱,居然每天让人用饴和饭刷锅。“饴”就是用麦芽熬制成的糖浆,这东西在西晋时代已经不算奢侈品,据《史记·货殖列传》记载,至少在西汉,饴糖的食用已经十分普遍了,每逢年节,大街上到处都是叫卖糖浆的小贩,有不少人因此而发财。

但要知道,饴糖是用小麦的麦芽熬制而成,其制作有如酿酒,使用的粮食多,得到的产品少,且贵族食用的“饴”都是用优质小麦发芽碾碎、熬煮而成,其价值自然不菲。但暴殄天物的王恺居然用饴糖和饭刷锅,简直是奢侈。按常理,刷锅需要用水,但王恺视饴如水,用饴代水。

看到王恺这个样子,石崇就就开始了新一轮的烧钱战。石崇的手段就是命令家奴用蜡烛烧火做饭,西晋那会儿,蜡烛的身份高贵,不比今日蜡烛的白菜价,其时一根蜡烛与一根金条的价值相差不会太多。章太炎《检论·订礼俗》一文说:“汉初炷烛不过麻蒸,后汉之季始有蜡烛。”意思是说汉朝初年的时候不过以麻渍油为烛,真正的蜡烛一直到东汉末年才出现。即便蜡烛出现后,也不是普通人可以用得起的。所以,你可以想象,石崇燃烧成百上千根蜡烛做饭时是个什么架势,仆人在灶底拼命地烧蜡,石崇的提款机则在一旁不停地蹦字儿。

两个都是烧钱的疯子,可相比石崇,王恺用饴糖刷锅,是单纯的费力不讨好。试想,用黏稠的饴糖刷过的锅,今后如何使用?想必是表面用饴糖刷完一遍,背地里还需用水重刷吧?所以,王恺的“炫富”炫得笨拙,而石崇虽然也浪费不讨好,但在技术含量上确实比王恺高很多。

吃零食花掉半个亿(只吃零食不吃饭)-第3张图片

《历代帝王图》中的晋武帝

两人后来又有新的较量,王恺和石嫌两个人都喜欢出游,按照那时的规矩,贵族富家出门要用步障遮住路的两侧,一则用以遮蔽风尘,有利于身体健康,二则遮蔽视线,不欲女眷被路人看见。步障一般用竹子制成,但王恺出行的步障则用紫丝制成,而且步障设置的行程居然有四十里之长。

石崇为了超过王恺,也如法炮制。以锦缎作步障,但长度上就更胜一筹,居然达到了五十里。从距离上看,四十里、五十里的步障,有四五条长安街那么长。不知王、石二人花费了多少布料,用尽多少金银,使用了多少人力,才撑得起如此场面,可以想见,半个洛阳城的布料几乎售罄。这样夸张的浪费的确让人叹为观止,以致后来的沈从文都大大怀疑文献记载的可靠性。

“步障大战”之后,石崇继续以凌人的气焰雄踞于王恺头上。他用花椒为泥涂刷墙壁,以此来显示自己的独特地位。椒房不是普通人可以享用的,古代皇后所居住的地方一般才用花椒和泥涂壁,使屋内呈暖色,且散发芳香,兼取“多子”、子孙绵绵的象征意蕴。但是,石崇居住的椒房已经不是以花椒和泥,而是以花椒代泥,其奢侈程度更逾皇家。

王恺也不甘示弱,他找来更为罕见,价格更贵的赤石脂来涂墙,从造价、色泽、感官和舒适度上,大大超越了石崇,终于扳回一局。

豪门的争斗永远没有尽头。两人争来斗去,结果还是石崇略有胜出,这时候王恺的皇帝外甥看不下去了,决心帮助舅舅挽回颜面。晋武帝经常接受周边国家的朝贡,宫中自然不缺稀世珍宝,其中尤其让他引以为傲的,是株两尺高的珊瑚树,他把这株珊瑚树赠与舅舅王恺,作为战胜石崇的“必杀技”。王恺喜出望外,珊瑚树是海洋产品,中原内陆地区有钱也买不到,即便富有如石崇者也不可能拥有。

接下来就是中国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一幕了。石崇看到之后便用铁如意随手一击珊瑚树就碎了,王恺认为是石崇嫉妒自己有这样的宝物,而且是真的很为珊瑚树感到惋惜而气愤。石崇则劝说王恺不值得愤怒我赔给你就是了,命令家仆把自己家的珊瑚树全部拿出来令其挑选。而石崇家的珊瑚树个个都是三四尺高的,树干和枝干更是光彩照人,令王恺真的是很失落。

吃零食花掉半个亿(只吃零食不吃饭)-第4张图片

明代《千秋绝艳图》局部 图中拿着珊瑚的就是石崇的小妾绿珠

人都说花钱如流水,他们俩人简直就是烧钱如流水,根本没把钱当作钱,好像跟钱有仇一样,生怕这些钱在自己家里呆的时间太长。

这人啊,穷的时候是钱的奴隶,富裕了之后也一样。石崇这样拼命花钱,最终就被人盯上了他的万贯家财。

石崇在朝廷里依附于贾谧,后来贾谧因谋害惠帝太子而被杀,石崇受到牵连而被免职。八王之乱中,赵王司马伦掌权时,依附于司马伦的孙秀一直想得到石崇的歌伎绿珠,以前由于石崇权势很大,所以他一直没有下手。等到石崇被免职后,他就直接派人去石崇家里讨要绿珠。

当时石崇正在与歌伎们饮酒作乐,孙秀的使者到来后,他把数十名歌伎叫出来,任由对方换挑选。这些歌伎都穿着华丽的衣服,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可是,孙秀的使者却说: “这些歌伎个个都是绝世美人,但我找的人是绿珠,请问哪一个是绿珠?”

石崇听后,立刻火冒三丈。他怒气冲冲地说:“绿珠是我最爱的歌伎,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带走她。”

这一下可不要紧,直接惹恼了孙秀,回去就跟司马伦那里讨来了杀石崇的命令。

孙秀派兵来围捕金谷园,抢夺绿珠。石崇正饮宴楼上。对绿珠说“我今为尔得罪矣!”绿珠泣对:“当效死于君前。”当即纵身跳楼自杀。石崇被捕。临刑,石崇才有所悟,感叹说:“奴辈是看上我的家财呀!”押解兵丁对他说:“早知财产会害人,何不早日分散助人!”石崇无言应对。母兄妻子共15人同时被杀,石崇时年52岁。

自古以来,有钱人很多,炫富的也很多,但石崇这种跟钱有仇似的炫富却凤毛麟角。可见,不管人有钱没钱,都会成为金钱的奴隶。

参考资料:《魏晋时的那些事儿 品读世说新语》李振峰;《西晋富翁石崇的财富来源及斗富钩沉》蔡丽利;《影响中国的重大事件(第二册)》陈君慧;《中国通史》任中原。

转载请注明来源:一本正经说历史(ybzjlishi)

关注我:一本正经说历史(ybzjlishi)

暂无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