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素材摘抄 > 正文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

日期:2021年12月28日 08:00:39浏览:30分类:素材摘抄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1张图片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2张图片

拾遗物语

海并不深,一个人的思念,比海还深。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3张图片

2018年11月30日,

对,也就是今天,

马航MH370失踪事件调查组正式解散。

在经过漫长的1728天等待后,

154名失联中国乘客的家属,

做梦都没想到会迎来这样的收尾。

马航发布此信息后,

很多家属都绝望地哭了。

“调查组的解散,

意味着再也没人替我们寻找亲人了,

而我们还在等着他们回家呢!”

调查组虽然解散了,

但他们的思念却无法停止。

都说“相思似海深”,

其实不是。

海并不深,思念一个人比海还深。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4张图片

一个叫“纯圆”的读者,

留言讲了这么一段经历:

“大概在前年,我在银行工作。

一天有个先生来办业务,

说她爱人信用卡账单来了要给她还款,

我一看账单只有一百块钱年费,

就跟他说这是年费,

让您爱人刷几次卡就能免掉的。

先生说没事我给还了吧,

通知她可能不太方便。

当时我有点着急,

因为明明这个钱可以不用交,

所以说话语气就有点冲。

我说您爱人您怎么还联系不到呀?

特简单,刷几次卡就行,

不限金额,根本不用多交这一百块。

先生态度一直特别温和平静,

他说你知道马航MH370吗。

我当时有点懵说知道,

然后他说,我爱人就在上面。

当时我特别难受,

说了好几次不好意思,马上给您办。

先生还跟我说:

没事,我就是为了让这个卡一直保持正常使用状态。你说,万一,哪天她要用呢,是不是?

我使劲点头说嗯。”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5张图片

这是程利平在微博发的一张图,

她还配了这样一段文字:

“老公,我把话费充足足的了。”

她一口气给老公充了19张卡,

“等待你能偷机会打电话给我……”

程利平是一名化妆造型师,

她老公叫鞠坤,

是电影《一代宗师》的武术指导。

鞠坤从MH370上失联后,

程利平就经常上微博倾诉对他的思念,

而且,

她几乎会在每一条微博里,

都附上自己的定位,

“我担心他回来时找不到我。”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6张图片

空闲的时候,

刘伶会经常看一块表。

这块表,是丈夫李志锦留下的。

出差去马拉西亚那天,

这块表刚好没电了,

李志锦就把表放在了家里。

现在,刘伶已更换好电池:

“就等他回来戴上。”

每天下班回家,

刘伶都会给丈夫打个电话,

但每次拨过去,

都是——关机。

她安慰自己:“只是没开机。”

她现在的手机屏保,

也换成了两口子的情侣装合影。

她现在常听的歌,

是丈夫最喜欢的《不装饰你的梦》。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7张图片

60多岁的栗二友,

是一个河北农民。

儿子失踪后,

他专门买了一台打印机,

把儿子的照片都打印了出来,

“我要天天看看儿子。”

他每天醒来第一件事,

就是修改白板上的计时牌,

记下儿子已经失踪多少天了。

每个周末,他都会给儿子打电话,

尽管那头,每次都提示:

“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但他每周依然照打不误。

栗二友家很穷,从出生到60多岁,

他连邯郸市都没有出过,

但为了找儿子,他竟然去了马达加斯加。

在马达加斯加热带丛林,

栗二友看到野果子就摘了吃。

同行者问:“你不怕有毒啊?”

栗二友说:“要是我儿子漂到这里,不是也只有这样的野果子可以吃吗?所以我要试试看,能不能活下来。”

他很穷,但他拒绝了马航252万赔款。

“我要拿了这钱,不等于把儿子卖了吗?”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8张图片

“中秋的夜晚,

今年为什么这么沉闷?

月亮为什么没有往年的皎洁?

人们为什么没有往年的笑脸?

马航MH370你去哪了?

亲人啊,你在哪?……”

这是2014年中秋节,

张永利写给女儿的一篇日记。

2014年3月8日

他女儿去马来西亚商务谈判归来,

乘坐的就是MH370。

已经很多年不写日记的他,

自从女儿失联后,

又恢复了写日记的习惯。

四年下来,

他已写了厚厚三本日记。

他还经常去雍和宫烧香祈福,

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

“他们一定还活着。”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9张图片

这四年多,只要一空下来,

60多岁戴淑琴就会看着一张照片发呆。

失联的MH370上,

有她的5名亲人。

失去亲人的痛苦,

让她患上了长期偏头痛,

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半年时间,她掉了40斤。

睡着的时候,她经常被恶梦惊醒,

“总是梦到他们在求救,

一直喊好冷好冷,

你想海里多冷啊!”

她家的冰箱,经常塞得密不透风:

“等他们回来再买,就来不及了。”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10张图片

2018年8月4日,

一个小弟弟在知乎上发了这张图,

然后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四年前,我母亲去马来西亚游玩,

回来乘坐就是MH370,

父母在我小时候就离异了,

我由父亲抚养,

但我经常去外婆家。

那年我读初二,

母亲出事后,外公外婆不忍心告诉我。

但我后来发现了一些异样,

因为我每次去外婆家都是父亲送我,

而不是像从前一样由母亲来接我。

于是我就偷偷给母亲打电话,

但母亲的电话总是关机。

外婆怕这个号码变成空号,

就每个月都去营业厅缴费,

她害怕有一天如果母亲回来,

打手机联系不到我们。

我常问外婆:“妈妈去哪了?”

外婆就说:“出国做生意去了,赚不到大钱不回家。”

外公外婆那段时间整日以泪洗面,

但每次看到我却装作若无其事。

直到我考上了高中,

他们才跟我说了实话。

现在我读高三了,我不喜欢哭,

我觉得这样很不男子汉,

但是每每想到和母亲的一点一滴,

我真的就控制不住自己。

为了不忘掉关于母亲的一切,

我置顶了她的电话,

星标了她的微信,

把手机密码改成了她的生日,

这样无论我在做什么,

第一个想起的就会是她。

她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可我还没来得及尽儿子的责任,

她就悄悄地走了。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11张图片

玩直升机的皓皓,已经5岁了。

他妈妈叫张静,他爸爸叫赵朋。

2013年,赵朋出国打工的时候,皓皓才几个月。

如今,皓皓早就会喊妈妈了,

也早就会叫爷爷奶奶了,

但就是对爸爸没有概念。

现在,张静最怕的事情,

就是儿子突然问:“我爸爸呢?”

有一次赶集,张静抱着皓皓买衣服,

看到一件T恤上印着“爸爸去哪儿”,

她扔下衣服,抱起皓皓就逃了。

张静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

发生在2014年3月7日。

那天,赵朋结束了劳务合同,

准备搭乘第二天的MH370回家。

晚上10点,赵朋联系张静:“视频吧。”

他想看看刚满周岁的儿子。

张静拒绝了:“孩子已经睡了。”

她想,反正你明天就回来了。

但万万没想到,这竟是永别。

现在,张静总喜欢唠叨一句话:

“我咋没和他视频呢。”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12张图片

谢修萃活了44岁,

也没离开过江苏赣榆县大赤涧村。

但2014年3月10日,

她终于离开了大赤涧村,

她要去北京等儿子找儿子。

她老公叫冯志善,

此时正在新疆打工。

儿子坐MH370失踪的事情,

谢修萃没有告诉老公,

她瞒着他就到了北京。

可到了北京失联乘客家属聚集点后,

她竟然碰到了丈夫——这个1米8大个的男人眼睛已经哭肿了。

原来,他也瞒着老婆偷偷来了北京。

北京房租太贵,两口子租不起,

于是就在很远的市郊找了一个住处,房租50元。

北京,房租50元,

听到这两组词,你就知道这个住处肯定不能算房子了。

所谓房子,其实就是几块石棉瓦搭起的棚户。

门口是一条五米宽的臭水沟,

附近饭店都把泔水排往这里。

两口子就在这里一边打工,一边“等儿子”。

每周一、三、五,

谢修萃就会坐三个小时的地铁,

去马航家属沟通中心等候真相。

这样的生活,他俩一过就是三年。

“每一次飞机飞过,我就在心里喊,孩子回来吧。也不知道他哪一次能回来。”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13张图片

姜辉母亲的名字

列在失联中国乘客名单的第一个。

四年里,为了寻找母亲,

他去过澳大利亚,

去过马达加斯加,

去过毛里求斯,

去过法属留尼旺岛

…………

他寻找母亲的里程,

已经可绕地球4圈了。

他这四年的经历像极了电影,

经历过死亡毒蛇,

经过过死亡鳄鱼,

经历过死亡海风,

但他依然没有找到母亲的下落。

他只找回一块疑似飞机残片,

带回国后交给了民航局。

“世界对MH370的关注在流失,

希望我们这种寻找的决心,

能让各国政府看到,

希望能感动他们、打动他们,

让他们知道家属没有放弃,

希望他们也不要放弃。”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14张图片

一个叫“陈晓夏”的网友,

在微博发了这样一条信息:

今晚跟朋友聚餐后叫了辆tesla回家,

一看是个女司机。

她说这是今年3.8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全部办下来一百万,

晚上出来拉乘客。

我挺纳闷:为什么开这么好的车做专车?

她说:我先生在马航370上。

之前,她一直觉得丈夫会回来,

但等了四年也没等到。

她觉得要改变自己,重新找工作。

她有一个六岁的女儿,

飞机失联时才一岁多,

对父亲没什么概念。

她前几天问女儿:能不能找个新爸爸啊?

女儿说:如果爸爸回来,会以为我不乖。

她万万没想到,

看似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儿,

居然这么挂念爸爸。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15张图片

生完小孩之后,

徐京红就戒烟了。

但从2014年3月8号开始,

她又吸上了烟,

而且每天要抽很多,

她把自己形容为“烟囱”。

因为——她母亲在MH370上。

她是一位高知,本来很理性,

但如今却经常情绪失控。

丈夫不敢跟她提马航,

怕她歇斯底里,拿自己当出气筒。

孩子捣蛋的时候,

以前她总是循循善诱,

但现在经常就是一声狂吼,

吓得孩子一哆嗦。

丈夫说:“你也是一个母亲啊。”

去年夏天,徐京红去文了一个刺青。

她问刺青师:“哪个部位皮薄、感受更痛?”

刺青师说:“应该是前臂。”

于是她就在前臂文了MH370。

飞机呈降落姿势,朝向她的心脏。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16张图片

张伟宁的女儿、女婿、外孙女,

都在MH370上。

MH370失联后,

他只能偷偷躲着哭。

他有一个90多岁的老母亲,

这事可不能让她知道。

所以他只能白天在老母亲面前欢笑,

晚上躲在卧室里痛哭。

但老母亲常常怀疑儿子说的话:

“你说孩子出国了,

为什么出国四年了,

一封信没有,一个电话也没有。”

这种憋屈的生活压垮了张伟宁,

他身体本来挺好的,

但这两年,心梗、脑梗、高血压等等毛病,统统都出来了。

于是他家茶几、饭桌、卧室,全摆满了药。

他把药当成饭吃:

“死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但我不能这么做,有很多责任要去承担。”

女儿女婿在顺义有一套房子。

所以张伟宁每个月都会去一次,

开窗透气,打扫卫生,

“煤气水电费、车位费,

我每个月都按时交了,

孩子们回来就能住。”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17张图片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18张图片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19张图片

一个叫“漫步鱼”的网友,

在微博上思念失联的老公:

“我真的不是故意想你的,

我真的不是主动要流泪的,

可是,在每个无意识的眨眼间,

你都会出现……我好想你……”

“都已经过去160多天了,

怎么还没有你的消息。

我做什么都不能集中精力,

也没有食欲,

每次强迫自己吃饭,

但吃着吃着就恶心想吐……”

因为思念太深,

她走遍了以前和老公一起去过的所有地方。

一年多时间里,她的体重掉了30斤,血红蛋白也掉到了62。

她为此担心不已:

“我怕有一天老公回来,而我自己却不在了。”

于是她拼命逼自己吃饭,

拼命逼自己锻炼身体,

拼命逼自己好好生活。

“我努力吃饭睡觉,只为等你回来。”

尽管生活中有着各种美好,

但“漫步鱼”对失联老公说:

“只要想到你,所有的岁月静好,一瞬间溃不成军。”

2017年3月8日,

马航失联3周年时,

她更新了一条微博,

配图是十几个失联乘客家属一起手拿纸牌,

上面写着三个字:不放弃。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20张图片

2014年4月1日,

MH370失联乘客的家属们,

在新浪微博申请了一个账号——马航MH370家属平台。

154名失联乘客的家属,

常常聚在这里怀念亲人,

也互相安慰,抱团取暖。

可能大家都想不到,

几乎每一位失联乘客的家属,

都在想方设法保持生活原来的样子。

四年多了,

他们一直在给没回家的亲人,

充手机卡、充银行卡,

缴煤气水电费、缴停车费,

因为他们很多人都觉得,

失联的亲人随时都可能会回来。

相信,已成为其中很多人的信仰。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21张图片

《人物》杂志采访这些家属时,

一位家属说了这样一句话:

“等待的日子看不到终点,有时候觉得快乐已是一种背叛。”

家属们活得太悲了。

有一次,为了缓解悲痛,

家属们去唱了一次卡拉OK,

但唱着唱着,都变成了嚎哭。

他们觉得:“快乐就像一种背叛。”

有人劝他们:“忘掉痛苦吧,重新开始生活。”

但大部分家属都反对:

“为什么非得忘掉,

难道就不能并存吗?

为什么非得忘掉一个事情,

再去开始新的一个事情?”

有人说:人有三次死亡。

第一次,是心脏停止跳动,

这是一个人生理意义上的死亡。

第二次,是葬礼的举办,

这是一个人社会意义上的死亡。

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人忘记你,

这是一个人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因为你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所以马航失联乘客的家属们,

都不想忘掉自己的亲人。

“我不会忘了你,因为我一直爱着你。”

马航调查组解散(马航调查组解散新闻报道)-第22张图片

没有分别的时候,

我们总是觉得来日方长

殊不知这世间从来没有来日方长,

许多人都是乍然离场,

许多话都是未出口先成伤。

很多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都是在某个平淡无奇的日子里,

穿着一件普通的旧外套,

像往常一样出门后,

便再也没有回来。

所以,一辈子很短,

请珍惜每一个你爱的和爱你的人。

哪怕朝夕相对,也别忘了给他们一个拥抱。

真的,

我特别希望未来的某一天,

有架飞机穿过云层,

远归的人像做了一场漫长的梦,

在机场与久违的人相逢。

那位正读高三的小弟弟,

最后在知乎上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马航MH370,

管制雷达希望看到你,

如果听得到,

请保持现有高度,

直飞目的地。

我们为你申请直飞,

其他好心机组也会配合避让。

大家都很乐意让你们第一落地。

航路天气目前晴朗,

目的地北京25度,

下机后记得抱抱迎接你们的亲友,

他们很爱很爱你们。”

有一种爱叫做点赞

暂无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