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素材摘抄 > 正文

布兰妮父亲痊愈(布兰妮父亲得了什么病)

日期:2021年12月27日 20:01:41浏览:43分类:素材摘抄

布兰妮父亲痊愈(布兰妮父亲得了什么病)-第1张图片

纪录片《父女之战:解放布兰妮》海报(图片来源:豆瓣)

11月13日,美国天后布兰妮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条视频,视频中粉丝正为布兰妮恢复自由所欢庆。布兰妮在文案中写到:“这是最好的一天”。

9月23日,纪录片《父女之战:解放布兰妮》首曝官方预告片,影片围绕美国女歌手布兰妮被父亲杰米监护长达13年的故事展开。

今年6月有媒体报道,布兰妮一纸诉状告上法院,指控亲生父亲对她滥用监护权;多年来,她惨遭下药,被强迫装上子宫避孕器,强制工作等,令人震惊。

那些年无数粉丝追过的小甜甜怎么了?昔日耀眼的美国偶像,是如何一步步被妖魔化为“疯女人”,沦为美国成年人监护制度的受害人?

1

名满天下,谤亦随之

来自南方路易斯安纳州的小镇女孩布兰妮,长相甜美,性格好强。自幼爱好唱歌跳舞,母亲带她到处试镜献歌,接拍商业广告,争取出头机会。

天遂人愿,16岁的她第一张专辑《爱的初告白》,一举登上美国公告牌专辑榜冠军,全球发售超过1000万张。天生属于舞台的布兰妮,活力四射,吸引众多粉丝,但与布兰妮相关的争议从未间断。

布兰妮和歌手贾斯丁分手后,男方很快推出描述女人不忠的歌《泪流成河》,MV里女演员酷似布兰妮。

次年,布兰妮和一位舞蹈演员结婚,生下儿子。有八卦小报说布兰妮根本不爱孩子,让布兰妮倍感抑郁。2007年,布兰妮生下小儿子后不久,与丈夫离婚,陷入儿子抚养权官司。布兰妮对着狗仔队发火,多次成为负面新闻登上八卦媒体。

2007年,最亲近的姨妈过世,让布兰妮非常伤心。布兰妮决定要迎接新的自己,剃光一头秀发。照片一出,对民众冲击极大。一时间,“这是个阁楼上的疯女人”“布兰妮疯了”“布兰妮心理崩溃”等流言四起。

听说她要去看孩子,狗仔队一路跟过去。前夫不让布兰妮看望孩子,狗仔队的骚扰,闪光灯和提问声让布兰妮崩溃,对着镜头喊叫,“求求你,求求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看到没人走开,她拿起雨伞跳下车,用伞猛地砸狗仔的车。

“这对她来说肯定是糟糕的一天,对我来说也是。但对报社来说,这是很好的一天,因为有大新闻啦!”有八卦记者评论道。

布兰妮父亲痊愈(布兰妮父亲得了什么病)-第2张图片

纪录片《父女之战:解放布兰妮》剧照(图片来源:豆瓣)

如此一来,部分舆论坚信布兰妮精神失常。

法官作出裁决:布兰妮孩子的父亲获得两个孩子的监护权。2008年,由于拒绝放弃孩子的监护权,布兰妮连探视权也被剥夺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很快,布兰妮因吸毒,被强制接受精神病治疗。前经纪人、前男友、前律师,与她也产生经济纠纷。基于女儿的心理健康问题,2008年,布兰妮的父亲杰米向法院申请监护女儿。法院判决批准。

全美国约有130万成年人由他人监护,这些人大多数是生活不能自理的临终老人,无法吃饭穿衣,意识紊乱,需要有人监护、照顾。26岁的布兰妮虽然患有产后抑郁,情绪有时失控,但也没有糟糕到生活无法自理的地步。

一个全球知名的流行女星,失去自主生活的掌控权,无法管理自己的每一分钱,人身自由受限,连外出兜风都要被限制。

布兰妮成为一个去星巴克买咖啡、去超市买东西,都需要被记录在法律文件上的、法律意义上的“巨婴”。

2

“解救布兰妮”运动

布兰妮父亲痊愈(布兰妮父亲得了什么病)-第3张图片

纪录片《父女之战:解放布兰妮》剧照(图片来源:豆瓣)

布兰妮与父亲感情疏离,2002年5月,布兰妮的父母离婚时,布兰妮告诉《人物》杂志,这是“我的家庭发生的最好的事情”。

曾申请破产、感情不洽的父亲监护着成年女儿,这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也让布兰妮无法接受。布兰妮找到律师亚当,出庭争取母亲负责监护。遗憾的是,与女儿感情深厚的母亲却始终不在法院的监护人备选名单上。

亚当律师把布兰妮的想法告诉法官,法官却认为:“以布兰妮的精神状况,是不能自己选择律师的。”法官于是为布兰妮指派了另一个律师塞缪尔。

塞缪尔在医院会见布兰妮仅仅15分钟,就向法官表示,当事人缺乏自主聘请律师的能力。此外,他还向杰米汇报布兰妮的举动。这位律师每年因此收取52万美元律师费,这比布兰妮2019年全部生活开支还要高。

根据监护协议,监护人有权控制她的资产。《洛杉矶时报》报道:“父亲有权安排她各种商业合作机会、出售她的资产并且限制她的访客名单。他可以对那些他认为威胁到女儿精神状态稳定的人申请禁制令,她的每一笔消费都必须被列在年度法庭报告中。”

被剥夺个人自由一个月后,布兰妮客串出演《老爸老妈浪漫史》。观众惊讶地发现,她的精神状态非常正常,远没达到需要监护人的地步。可是她依然被监护着,法院判决这是“永久”的监护。

在父亲准许下,她录制专辑《马戏团》正式复出,开全球巡回演唱会,当音乐节目评委,在拉斯维加斯驻唱多年。身价6000万美元的她,看上去是自由的,实际上是一个无法自由选择的“囚徒”。

2012年,化妆师金与布兰妮在拉斯维加斯共进晚餐。账单是1300美元,她难为情地对这位朋友说:“我付不起自己那一半。”可是她在《X音素》中的角色就有1500万美元进账。《纽约时报》披露,无论布兰妮挣多少钱,父亲都会将她每周的零花钱限制在2000美元。

“他会把所有的唾沫都喷到她脸上,告诉她,她是个妓女,是个糟糕的母亲。”知情人披露,布兰妮被告知,“服从爸爸,才让你见孩子”。

在公众场合,布兰妮从不谈监护权的事。父亲对她的事情处处插手,把她的团队成员全部更换,能接触到她的人少之又少。记者无法采访她,采访申请总是到不了她手上。人们唯一能了解她近况的渠道,只有她的Ins账号。

2019年初她在Ins上宣布父亲身体欠佳,自己停止表演活动。一连几个月,没有公开露面,没人知道她在哪里。粉丝深感不安,怀疑布兰妮是被监禁了。

匿名人士爆出她的音频,“我只想找回我原本的生活。我希望能够开自己的车,能住在自己的房子里,我希望自己指定由谁来担任我的监护人”。

一场轰轰烈烈的“解救布兰妮”运动随之打响。粉丝聚集在西好莱坞市政厅外,抗议对她的永久监护。母亲站出来说话,指控前夫控制女儿。哥哥也承认,妹妹一直想要自由。一份要求赋予她更多自主权的在线请愿书获得了超过20万人签名。

布兰妮感谢粉丝为她发声。“布兰妮欢迎并感谢众多粉丝的鼎力支持!”律师发表声明,证明“解救布兰妮”运动并不是她父亲所说的社交媒体阴谋论。

压力排山倒海而来,2019年9月,杰米表示因个人健康因素暂时中止监护。次年,布兰妮通过律师向法院表态,希望能解除父亲的监护权。她的粉丝于是信心大增,认为她确实需要帮助。

解除监护权的官司没有想象得容易,布兰妮父亲以她精神状况不适宜为由,没有让她出庭。有心理疾病的人无法自证清白,如果监护人不提供好转的证据,谁都确认不了布兰妮是否真的痊愈。

母亲想问女儿的近况,杰米怒吼:“我才是布兰妮!”去年外孙和外公起了冲突。杰米打烂了房门,还用力把孩子揪出了房间。最终,法官判决杰米三年内不准接近两个外孙。

关于布兰妮案件的诸多细节因涉及个人隐私,对外界保密不公开。她被监护的原因是由于不能公开的心理疾病以及滥用毒品。支持者认为,鉴于过去十年发行多张专辑、巡回演出的经历,证明她是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有能力为自己做出决定。但布兰妮父亲坚持认为,女儿事业成功再次显示了监护制度有效。

3

更换顶级律师

今年6月在洛杉矶法庭上,布兰妮通过远程听证会哭着呼吁:“我迫切希望终止过去13年来一直主宰自己生活的监护制度。”

布兰妮的律师说,布兰妮“强烈反对”由父亲担任监护人,而且她害怕父亲,只要是他在掌管,她不会恢复演出。原告希望本案能更为透明,“坚决反对父亲以家事不外扬为由,将她的法律抗争隐藏起来”。

杰米的律师薇薇安辩解:“这是一个关于一位忠诚、慈爱、奉献的父亲将女儿从生命垂危的境地中拯救出来的故事。人们在伤害她,剥削她。杰米监护女儿后,不仅救了她的命,而且极大地改善了她的经济状况。”

“他最想看到的就是布兰妮不需要监护人”,薇薇安告诉CNN,是否结束对布兰妮的监护实际上取决于她。如果她想结束监护,她可以提交申请。

媒体获得的法庭文件显示,杰米要求女儿支付给薇薇安200万美元律师费。

洛杉矶市中心法院外,从拉斯维加斯、底特律和堪萨斯城赶来的粉丝举着写有“解放布兰妮”的标语,高呼口号。随着更多媒体的到场,人群也越来越多。

7月,法官裁定:布兰妮赢得自行选择律师的权利。布兰妮听到这个消息泪流满面,再次恳求法院立即解除父亲监护权。

布兰妮一直在与好莱坞顶尖娱乐法律师、前联邦检察官罗森加特洽谈,他已同意代表布兰妮,替她争取自由。罗森加特的客户包括知名导演斯皮尔伯格和影星西恩潘。

罗森加特出招凌厉:他声称,从一开始对布兰妮提出监护权可能就不合适。“任何真心爱女儿、并把女儿的最大利益放在心里的父亲都应该自愿让位。监护应该是最后的手段,目的是让她受益,而不是作为一种机制,被设计成为第三方敛财的工具。”

“关于杰米潜在的不当行为,包括利益冲突、滥用监护权和大肆挥霍女儿财产,存在大量严重问题。”他再次指控布兰妮父亲强取豪夺女儿数百万财产。

7月20日,美国国会两党议员推出《解放布兰妮法案》。法案规定受合法监护的个人,有权要求法院指定私人监护人取代公共监护人,且后者与受监护人不得存在经济利益冲突。

“滥用监护权可能是一场无休止的噩梦,可悲的是,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个崩坏的监护制度下,被迫违背意愿受到监护。然而,我们知道,我们需要联邦保障措施来保护被监护者免受虐待和剥削。”议员梅斯在声明中说。

8月,布兰妮第一次拥有属于自己的iPad,忍不住马上拍了新视频,向粉丝倾吐心中的喜悦,高兴到称这一天感觉生命都不一样了。两个儿子早就拥有iPad,唯独她没有用过,如愿以偿,兴奋到完全掩盖不住。

这么平凡的快乐,却要到39岁才能拥有。全球唱片销量过亿的巨星,生活上面对的挫折却比普通人都多。

“如果我没有受到现在这一切约束,我会觉得很自由……我从来都不想成为笼中鸟,我一直渴望能获得自由。”布兰妮的自白,让很多粉丝为之心碎。

据外媒报道,11月13日,洛杉矶高等法院正式宣布布兰妮恢复自由,结束了长达14年的被监管生活。今后,布兰妮所有财产回归她自己所有,她可以自由地在医疗、财务和个人生活上做任何决定。

暂无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