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事要闻 > 正文

全球疫苗玻璃瓶不够用了(疫苗玻璃瓶全球缺货)

日期:2021年12月25日 12:00:41浏览:43分类:时事要闻

文|笃行

随着国产新冠疫苗渐入收获期,新冠疫苗领域的主要矛盾将由研发上市转移至疫苗的产业化落地。这为我国泛疫苗行业赋予了新机遇和新挑战,要求全产业链通力合作,为疫苗的顺利落地保驾护航。药用玻璃瓶在新冠疫苗的使用中发挥着关键作用,本文通过研究新冠疫苗药用玻璃瓶的供需,为药用玻璃瓶行业的投资提供参考。

药用玻璃瓶不够用了?

药用玻璃瓶似乎已经到了快要枯竭的边缘。

4月,牛津大学医学教授约翰•贝尔表示,现在世界上只剩下2亿个药瓶。7月初,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接受采访时说:“装疫苗的玻璃瓶的产量比疫苗还困难。”

针对疫苗瓶子的问题,中国疫苗协会调研后指出,我国疫苗瓶年产量至少可达80亿支以上。疫苗协会报告指出“由于疫苗的特殊性,选择的包材为硼硅玻璃材质,主要分为管制注射剂瓶(西林瓶)和预灌封注射器两种。我国有相关包装生产企业60余家,其中疫苗用管制注射瓶生产企业主要有宁波正力、双峰格林斯海姆等,预灌封注射器生产企业主要有山东威高、宁波正力、山东药玻、碧迪等。根据企业的生产能力,经初步估算,我国疫苗瓶年产量至少可达80亿支以上。”

一边是张教授和牛津教授恐慌疫苗玻璃瓶的产能,另一边是疫苗协会的安慰,真相到底如何,容我们一探究竟。

药用玻璃瓶的概念

药用玻璃瓶是疫苗、血液、生物制剂等的首选包装,从加工方式上可分为模制瓶和管制瓶。模制瓶是指使用模具将玻璃液制成药瓶,管制瓶是指使用火焰加工成型设备将玻璃管制作成一定形状和容积的医药包装瓶。对于模制瓶,山东药玻是模制瓶细分领域龙头,模制瓶市占率达80%;对于管制瓶,正川股份是国内管制瓶细分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2019药用玻璃管制瓶产能80亿只,药用瓶盖40亿只。

从材质和性能的角度,药用玻璃瓶可分为硼硅玻璃和钠钙玻璃。钠钙玻璃受到冲击容易碎裂,且不能承受剧烈的温度变化;而硼硅玻璃可承受的温度差较大,因此,注射剂类药物的包装主要选用硼硅玻璃。

全球疫苗玻璃瓶不够用了(疫苗玻璃瓶全球缺货)-第1张图片

药用玻璃指标及含量

硼硅玻璃可分为低硼硅玻璃、中硼硅玻璃和高硼硅玻璃。药用玻璃质量的主要衡量标准为耐水性:耐水性能越高,与药物发生反应的风险越小,玻璃质量越高。低硼硅玻璃与中、高硼硅玻璃相比,化学稳定性低,在包装PH值较高的药物时,玻璃中的碱性物质容易析出从而影响药品质量。在美国、欧洲等成熟市场中,均已经强制要求所有注射制剂和生物制剂必须使用中硼硅玻璃包装。但我国中硼硅玻璃瓶产能存在不足,因此仍广泛使用低硼硅玻璃。目前我国尚未大面积推广中硼硅玻璃的使用,主要基于两点原因:第一,中硼硅玻璃价格高昂。德国肖特公司生产的中硼硅玻璃管价格约为27000元/吨,国内低硼硅玻璃管价格约为7000元/吨,前者的价格约为后者的四倍;第二,全球中硼硅玻璃进口垄断现象严重。全球中硼硅玻璃市场长期被德国肖特、日本电气硝子和美国康宁垄断,三家公司2019年全球市占率达90%。如果是普通的疫苗,选用低硼硅玻璃包装即可,但新冠疫苗非同寻常,须选用中硼硅玻璃包装。笔者分别致电宁波正力、双峰玻璃,发现新冠疫苗将主要采用中硼硅玻璃,而并非媒体普遍宣传的低硼硅玻璃。但考虑到中硼硅玻璃瓶产能有限,当中硼硅玻璃瓶产能不足时可能选用低硼硅玻璃予以替代。

哪些疫苗选用玻璃瓶?

全球疫苗玻璃瓶不够用了(疫苗玻璃瓶全球缺货)-第2张图片

全球疫苗玻璃瓶不够用了(疫苗玻璃瓶全球缺货)-第3张图片

全球疫苗玻璃瓶不够用了(疫苗玻璃瓶全球缺货)-第4张图片

全球疫苗玻璃瓶不够用了(疫苗玻璃瓶全球缺货)-第5张图片

哪些上市公司或将受益?

我国药用玻璃的龙头分别为正川股份和山东药玻。山东药玻目前中硼硅模制瓶产能达2-3亿支,但企业仍不具备生产中硼硅玻璃管的能力。这里需要强调一句,中硼硅玻璃瓶的生产分为两步,第一步是生产出中硼硅玻璃管,之后将玻璃管送至玻璃瓶生产商,第二步加热玻璃管形成最终的玻璃瓶。第二步难度较低,但第一步中硼硅玻璃管的自主生产难度较大。根据山东药玻半年报披露,为了降低中硼硅玻璃管制瓶的生产成本,公司在上半年进行了中硼硅玻璃管的自主研发。在研发过程中,外观方面存在的主要缺陷是气泡线、结瘤,尺寸方面存在的缺陷主要是外径稳定性差。公司表示,因中硼硅玻璃技术研发难度大,存在不确定性,故目前的模式仍是购买国外的中硼硅玻璃管,公司再制作硼硅管系列瓶和中硼硅安瓿瓶。对于中硼硅管制瓶,正川股份在12月公告中明确表示,公司一座中硼玻璃管产品窑炉已于2020年10月末点火,目前处于试生产阶段,未正式量产。公司仅通过外购中硼玻璃管生产中硼玻璃瓶,且中硼玻璃瓶在公司产品结构中占比较低,预计相关产品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成果产生重大影响。因此,不难发现,国内药用玻璃的龙头仅能生产中硼硅玻璃瓶,但玻璃管的制造仍主要被外国垄断,如肖特玻璃(Schott)、康宁(Kimble)和电气硝子(NEG)等,希望,国内药用玻璃企业能早日生产出中硼硅玻璃管,为我国新冠疫苗保驾护航。

暂无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