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看点 > 正文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

日期:2021年12月29日 09:00:19浏览:37分类:行业看点

7月19日起,河北南部、河南中北部普降大到暴雨,20日午后,已连续降雨29个小时的郑州雨量骤然加大,下午3时到4时小时降雨量达到60毫米,已经接近香港天文台的暴雨最高等级“黑色”。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1张图片

下午4时到5时,郑州市区范围内降雨量达到创纪录的201.9毫米,不仅打破了我国自有气象记录以来由广东茂名电白创下的168.3毫米小时降雨量记录,还创下了世界主要大城市小时降雨量最高纪录。据郑州市日气象数据统计,郑州20日降雨量高达552毫米,作为一个年均降水量仅有约600毫米的内陆城市,这意味着郑州一天之内下了一年的降水量,郑州市区20日的暴雨程度可见一斑。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2张图片

在豪雨中,河南多地的公共基础设施险象环生:

20日下午5时,有郑州地铁乘客在网上求救,称郑州地铁隧道已经被洪水浸没,“水已经淹没到了胸口”,请求应急管理部门组织力量实施救援;

郑州地铁五号线被解救的乘客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3张图片

郑州高铁站、郑州火车站有大量乘客求助,配图显示郑州站的积水已经漫上了站台,列车根本无法正常停靠,旅客也已经无法候车只能撤到站房高层去;

内涝中的郑州东站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4张图片

至于郑州市区道路积水、城市下穿隧道被淹没、各种车辆纷纷泡水、乘客淌水逃生甚至被水卷走的场面更是数不胜数;

同时,诸如供水供电设施中断、通讯基站出现故障导致特定区域失联的故障层出不穷,整个河南省的应急管理体系正在接受考验。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5张图片

在危急时刻面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警察部队、地方公安民警和应急管理部门再度冲在了前面。截止目前,中部战区、空军空降兵部队、地方武警内卫部队等已经出动了两万多名官兵,使用车辆数百台次驰援河南灾区,其它周边各省区市也出动了数千人次的应急管理队伍赶赴河南救灾。一场轰轰烈烈的防汛抗洪抢险救灾工作正在中原大地上上演。

“翼龙”无人机首次加入救灾

在此次赶赴河南灾区的救援力量中,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地上跑的”常规救援力量,反而是“天上飞的”新锐救援装备:7月21日23时许,有河南巩义米河镇的中国移动用户在网上晒出了短信截图,称“由应急管理部紧急调派的翼龙-2型无人机已经到达米河镇上空”、“中国移动公网通讯将暂时恢复五个小时”、“请大家尽快报告情况联系家人”。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6张图片

同时,“国资小新”微博号也转发了这一消息,并公开宣布应急管理部的“翼龙-2H”型无人机已经赶赴灾区,担负空基移动网络基站的功能,而“翼龙-2”的出动与担负的恢复通讯任务,可能是此次河南抗洪抢险救灾工作中最大的亮点。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7张图片

毕竟,咱们从纵向对比的角度来说,在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地震中,位于震中的汶川、北川、茂县县城因地震几乎丧失了全部陆基通讯基站,也几乎丧失了全部的电力供应系统,与成都的联系因此而中断。在缺乏空基通讯基站和空基态势感知单元的情况下,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警察部队不得不采用强行军的方式与灾区恢复通讯联系,如武警四川总队经过一天多的强行军,到13日深夜才派出一个加强连的力量进入汶川县城。

道路损毁,通信瘫痪,赶往灾区恢复通讯救灾的武警战士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8张图片

而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兵部队的“十五勇士”一直到14日中午,才通过空降的方式进入茂县城区,发回了灾区的第一手情报并建立了与外界的通联措施。而此时距离汶川大地震的发生几乎已经过去了48小时的时间,如果在地震发生时,我们就能够使用类似于“翼龙-2H”一样的空基通讯中继基站迅速部署到四川北部,也许能为汶川大地震的抢险救灾争取更多的查明情况、部署救援的时间吧。

在无对空指挥,无地面标识、无气象资料的条件下空降进灾区的“十五勇士”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9张图片

而从横向对比的角度来说,此次“翼龙-2H”型无人机在抢险救灾任务中发挥的作用也确实亮眼,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开创了无人机抢险救灾运用的“先河”: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10张图片

根据应急管理部的最新报告显示,“翼龙-2H”无人机在21日18时进入米河镇区域后,共接通用户2500多户,单次最大接通数量648个,产生流量1G左右;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11张图片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12张图片

而在具体的通讯策略上,据称“翼龙-2H”可能同时使用了短波和卫通链路回传的通讯策略。同时,根据“翼龙-2H”型无人机的技术性能,该型无人机据称可以同时满足50平方公里范围内上万户居民进行移动网络通讯、在1.5万平方公里内进行多路音视频网络通讯的能力。

执行完任务的“翼龙”无人机返航归来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13张图片

这意味着此次“翼龙-2H”型无人机在抢险救灾工作中的能力还没有发挥到极限,在单机出动的情况下,它完全可以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而在多机组网的情况下,“翼龙-2H”型无人机在抢险救灾工作中,估计还可以开发出更多的运用策略。

应急救灾型无人机的展望

那么,在此次河南防汛抗洪抢险救灾工作中,“翼龙-2H”型无人机的实际运用是否存在可以继续改进的方面呢?当然是有的。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14张图片

在“翼龙-2”无人机出动的信息刚一披露时,大伊万就发现这架“翼龙-2”的滞空时间有点短,只能在目标区域上空停留5个小时的时间,和“翼龙-2”型无人机在300千米/小时左右的巡航速度下能够达到15小时左右的滞空时间相比实在太短。一开始大伊万以为这是因为这架“翼龙-2H”使用了大型外挂式载荷,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飞机的滞空时间和巡航飞行性能,后来发现并非如此,这架“翼龙-2H”滞空时间相对较短的因素非常简单:其赶赴灾区的距离太长,有大量的滞空时间消耗在了往返路途上,结果导致在灾区的任务时间被压缩。

无人机从贵州安顺至河南郑州航线图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15张图片

从新闻中公布的情况看,这架“翼龙-2H”型无人机领受任务后,并不是从距离郑州最近的一些民用通航机场起飞的,而是从航空工业无人机主要生产基地的贵州安顺机场起飞的。在“翼龙-2”型无人机巡航速度300千米/小时左右的情况下,从安顺机场飞到巩义县米河镇上空,大约需要四个半小时的时间,而在河南境内找不到能够维护“翼龙-2”无人机机场的情况下,这架“翼龙-2H”型无人机在任务结束后还得重新飞回贵州安顺去。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16张图片

这么一来一回,在路上就要消耗掉宝贵的9个小时的时间,几乎占了“翼龙-2”无人机续航时间的3/5,当然这么长距离的遥控“翼龙-2”,说明了“翼龙-2”型无人机的卫通遥测系统性能确实是成熟可靠、符合长距离长航时任务需求,但无意中也缩短了“翼龙-2H”无人机在河南巩义米河镇上空的滞留时间。

任务区航迹图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17张图片

因此,咱们试想,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应急管理部门能够成立一支或者几支区域性质的无人机应急分队,对区域内的任意一点都能确保值班无人机在3个小时内即能赶到现场开展任务为限,这样就能够为无人机争取9个小时左右的任务区域滞空时间,任务效率可谓提升了一倍左右;而如果结合国家一级的气象灾害预警和应急救援机制,在特定地区可能遭到气象灾害侵袭的情况下动用其它区域的无人机分队应急战备转进,向灾区提前集中力量,是否能让无人机的任务效率和在灾区上空的任务持续时间更长一些?

“应急使命·2021”抗震救灾演习中担任建立通讯任务的翼龙无人机指挥方舱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18张图片

更不用说,此次“翼龙-2H”型无人机在灾区上空建立救援基站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小试牛刀”试了一把,在未来完全不排除我们可以使用“鲲鹏”运输机大量投放可以自动展开、自动部署的临时地面通讯基站,也不排除可以大量使用民用快递无人机、无人直升机等装备,以“蜂群”的形式向灾区大量部署地面态势感知单元,运输灾区急需的水、食物、药品等物资。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19张图片

到时候,高空飞行着“翼龙-2H”型无人机担任通讯中继和指挥控制,中低空是大量的蜂群运输无人机向灾区源源不断地运输食物和水,地面甚至有无人车、无人舟艇自动开展救援工作,那时候咱们的应急救援工作,将真正进入前所未有的“科幻时代”。

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翼龙无人机成救灾黑科技)-第20张图片

最后,大伊万不由得感慨,“翼龙-2”型无人机在利比亚和也门的战场上,是政府军或反政府军的杀人利器,但到了咱们国内,就这样变成了一件抢险救灾的利器,这么大的转变,真的是一时半会还有点转不过弯呢。

暂无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